• <dd id="uaozz"></dd><button id="uaozz"></button>

  • <tbody id="uaozz"></tbody>

    <em id="uaozz"></em>

    <em id="uaozz"></em>
    <em id="uaozz"></em>
    <th id="uaozz"><pre id="uaozz"></pre></th>

  • 龍巖市農科所信息網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資源中心 >> 網絡文摘 >> 內容

    人生莫非還真的就是夢

    時間:2011-7-8 20:12:40 點擊:

    最近我是徹底的有些迷茫了。整天讓單位的事情攪得是不知所措,從早晨出門,到晚上回來,好像連吃飯的時間也不多。再說了,也不知道是天熱,還是心理壓力太大,看見什么東西都不感興趣。
    上午是躲在茶座里的,盡管處理了不少單位里的公務,可是真正能上我心的卻沒有一件。茶座里本來是喝茶的,可誰想來人總是有說不完的事情,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十一點多。就在我正準備找個地方吃點便飯,雖說我一點都不想吃,雖說從早晨起來我一口東西也沒吃?墒浅燥垖τ谏鼇碚f也算是一種程序,畢竟生命是需要營養來扶持的。
      剛要起身,有人推門進來,說他在大廳里看到我們市局的局長了。其實昨天我和市局的局長在一起的?晌覜]想到他沒有走,仍然還在縣里。聽到這話,我趕緊出去去尋找,果然他坐在大廳的沙發上。當時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。邀請他去茶座。
      我問他怎么也不和我聯系?他說不想麻煩我,知道我最近事情太多。我說事情再多,上級領導來那也是大事呀!怎么能讓局長一人在外邊游蕩呢。再說了,自從我來到這個新單位,市局局長對我的支持可謂是空前的。畢竟我現在的單位攤子大,人員多,堆積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。說心里話,就是那些未完成的項目工程,要不是市局給我支持,我就是有三頭六臂也是無濟于事的。
      我和市局局長坐在茶座里,當然今天我不想匯報工作。因為我們曾經算是老同僚了。雖說他年長我幾歲,可當年我們也算是在同一個系統工作的。當時他是縣委辦公室主任,我是縣委宣傳部長,幾乎天天都有業務上的聯系。當然他進步很快,先是去外縣做組織部長,后來回家鄉做副縣長,最后做了人大主任。前幾年他突然去了市里,做了局長。
      不過因為我總是不進步,一直龜縮在一個很小的單位里。盡管我們很熟悉,可是后來也是來往很少。我沒有想到,就在五個月前,我們會有了這么一層關系。記得上任的第一天早晨他就打電話給我,說祝賀我到新單位來。再說當年是同一個戰壕的戰友,現在又到了同一個戰壕。當時聽了這話,我的心里熱乎乎的。覺得人生簡直就像是一場夢,夢的那頭是苦難,夢的這頭會是幸福。
      可能是我們過去在一起工作?赡苁俏覀兿嗷ブg心靈上有某種認可。自從我來了新單位,他給我投放的支持連我自己也感到驚訝。當然了,他也是故鄉人,也是吃故鄉的小米,喝著故鄉的小河水長大的。也許是因為年輪的緣故,他有了更多的家鄉情結。不過現在說起來,要不是他的支持,我已經沉睡了幾乎十年的心靈怎么會突然覺醒呢。
      人說萬事開頭難,我覺得我的開頭就更難。幾乎所有的項目都缺資金,沒錢的是建設會是個什么樣子,我就是不說,大家心里也會明白的。多虧了老領導,是他的支持,才讓我度過了難關。雖說今天還是很艱辛,可是比起來我剛到心靈的壓力還是少了許多。
      我和市局局長隨意交流著。他說知道我很難。知道起步對于我來說是多么的重要。所以每次他回家鄉都不干擾我,希望我能走出困境,希望我能做出成績。其實我和他的心境是一樣的。只是在當今社會要做到這一點談何容易呢。這幾天我是有家不能回,有手機不能接聽電話。整天東躲西藏的。原因就是縣里要招收教師。按說這是很正常的一項業務?墒钦l想,消息一傳出,一下子找我的人多起來了。平日聯系的,平日不聯系的,對我來說都成了一種負擔。
      誰都知道考試,可誰也不相信考試。我就納悶了,既然我們提供的是公平的競爭平臺,可為什么總還是有人想通過其他的關系和手段把這一切改變呢。細細想想,也不能怪罪那些可憐的家長。當今社會,供孩子上學已經不容易了,F在的就業壓力是如此的巨大,他們也許實在是看不到希望。
      其實有有些孩子考的很好,可是家長還是不放心,好像覺得不去運作,白的也會有可能在一瞬間變成黑的。我盡管不停的在解釋,可我從他們迷茫的眼睛里還是看到了不放心,不理解。大概他們覺得我是個不入流的人。
      和市局局長坐了不到半個小時,他要和家鄉的朋友一起去吃飯了。開始我不想去的,可他堅持讓我去。沒有辦法我就去了。其實飯菜很簡單,充其量也就是一頓很普通的便餐。不過因為都是昔日的同僚,所以大家在一起很是熱鬧。飯吃的沒有什么特別,可是話題卻是格外的熱鬧。
      吃完飯我要回家。說好要打點滴的。其實前不久我已經吊過幾瓶了,只是后來因為事情太多,不得不停下來。因為明天我又要忙了,所以心想吊一次算一次吧。因為我的身體這回已經給了我太多的面子了。就我的身體,能堅持到現在,已經很不容了。如果再給他點表示,我還真的怕有一天他給我發難。
      回到家,我什么也沒說,就讓妻子趕緊給我打點滴。妻子有些不明白,知道從明天開始我有得忙活一陣子了。怎么想到今天打點滴呢。我說這幾天可能是強度太大,也可能是壓力太大。盡管很累,可晚上還失眠。整天精神都開始有些恍惚。打點滴未必能治什么病,可我想這也算是一種心理安慰吧。
      我躺在床上,妻子給我扎針,我過去就說過,也不知道怎么啦,我的血管就是不像個男人的血管,很細很細,也是拐拐扭扭的。每次進行靜脈注射都會讓別人發愁的。好在妻子的技術還算不錯,最近已經能一次完成了?晌覍τ谧⑸浜苊舾,好像痛覺神經特別的不堪一擊。每次扎針,我都得呲牙咧嘴。
      因為血管太細,今天扎好以后滴的很慢?赡苁茄h不好,也可能是最近身體有些虛弱了。反正任妻子怎么擺弄,就是比平日滴的慢。原計劃一個半小時就可以吊完。不過看著速度,兩個小時恐怕也難告罄。我心急,可妻子倒覺得剛好。每天都歇息不下來,這剛好是個機會。我也無奈。也只能這樣耗著了。
      就在吊瓶下去一半的時候,我聽見老母親在院子里的聲音。說心里話,我真的是有些對不住二位老人了。最近總是很忙,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看見二位老人了。母親平日這個時候是不會來的,今天怎么來了呢。我正在想,母親已經走進來了。他老人家一看我在打吊瓶,馬上嚴肅起來,問我怎么啦?我笑著說沒怎啦,只是最近有些勞累,做點能量補充,害怕后邊堅持不住。
      母親坐在床邊,仔細打量了我半天,嘴里在說,這才幾天沒見,怎么又瘦了。我不想讓老母親傷感,就把話題岔開了。我問她怎么今天知道我在家呢。母親這時好像才想起點什么。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金佛墜子,笑著說,今天是我兒生日,媽媽給你買了生日禮物。當時我一聽心里真的很發酸。頓時眼睛竟有些潮濕。
      幾十年了,盡管我對自己的這個日子總也記不住,可是前不久我還說,今年不一樣,應該記住的?墒亲罱Φ慕诡^爛額,哪里還能記住什么日子?墒悄赣H就是母親,他老人家這么些年從來還沒有忘記過一次。
      我一看金佛很大,因為最近的金價我知道在飛漲。這么大的金佛一定會花不少錢的。我問母親花了多少錢。母親樂呵呵的說,是她兩個月的工資。為了能買到這個金佛,他已經去金店跑了七八趟了。今天剛好有貨?吹侥赣H高興的樣子,我的心里說不上來是個什么滋味。我想給母親說點什么,可又不知道能說什么。
      母親說,為了給我買生日禮物,她已經跑了好多回了?偸菦]有誠心如意的。今天去剛好有了,她就買了。她說看來我和佛還是有緣分的。今天是生日(農歷),剛好就有了金佛。母親看去很激動?晌姨稍诖采显趺匆膊荒馨察o。畢竟這個世界能讓人心動的事情不多。我當時就告訴母親,下午不去上班,就陪家人吃頓飯。
      過去在別的單位,我算是清閑到家了。不是我孝順,幾乎每個周末都要陪著父母去吃飯。在我的印象里,周末不陪老爸老媽的機會實在是不多。母親聽說下午要去吃飯,顯得很高興。其實我知道,老母親不是為了吃飯,就是想和兒子多做一會兒。自從來了新單位,我就再也沒有消停過。別看和父母住的的近在咫尺,可是有時候半個月也見不了一面。今天本來也忙,可是身體不舒服了,下午也不敢再去那里晃悠。再說我還真的忘記了自己的生日,要不是母親提醒,也許我會隨著無休止的忙碌忘了自己出生的年月。
      吊瓶是比平日多吊了半個多小時。原計劃四點鐘就完結,可一直到了四點半才拔了針。反正我是不能出去,也不能見人。于是我就躲在屋子里。就這也不得安生?傆腥藖,總得讓妻子說謊話。么次騙走一個人,妻子進來就得給我埋怨半天。說我干的是什么工作呀,怎么連考試面試也有人找。難道說現在真的是這樣,只要運作,什么都可以不顧及。說心里話,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回答妻子。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事情到底該給妻子怎么說。
      終于熬到六點鐘了。我都沒有敢做自己的車子,而是在街口攔了一輛出租直接去了飯店。我讓小妹她們陪葬父母一塊去?墒蔷驮谖覄傋铣鲎,就有電話打在妻子的手機上。妻子一看告訴我,說是我的電話。我當時還心里納悶,誰會找我把電話打在妻子的手機上呢。我去接,原來是出版社的朋友。他說我的書稿他看了一遍,內容還是不錯的。只是有些地方需要修改。再是他有些想法想和我交流。
      盡管最近我很辛苦,可說到書稿,我還是很愿意和他進行交流的。好在我們的小縣城現在也堵車,去飯店的一陣子時間。于是我就和他交流起來。他說我的三本書應該分開來出版。覺得放在一起用一個《夢》做題目多少讓人覺得有些消極的味道。
      說到我的這部書稿,其實寫好已經快兩年了。原先準備去年就送出版社的?赡菚r候不知道為什么,我突然沒有了情趣。覺得那時候修改稿子會沒有質量,于是就放了下來。去年年底我覺得自己心情不錯,于是又把書稿拿出來。粗粗看了一遍,就送給出版社的朋友了,原想讓他看看,提點意見我再修改。沒想到我竟然會換了單位,這一換單位,我再也沒有力氣去看自己的文字了。
      不過當時兒子考完大學被錄取,也不知道他的心靈遭受了怎么樣的磨難,竟然寫出了一篇叫《歸零》的文字來。當時我看了非常驚訝,小小年紀,他怎么會寫出如此的文章來呢。當時我就有個想法,想把兒子的這點文字作為我書的序言。于是我想給三本書起一個總名字叫《夢》,分為上中下,其中每一部都有自己的名字,F在朋友覺得我的文字很向陽,怎么會起這么一個虛無縹緲的書名呢。
      朋友這么說也許有他的道理,可是我覺得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夢。因為死去的時候才算是夢醒了。難道我們今天的社會不是夢境?難道我們的社會今天不是在虛幻中可求點什么?說來也是的。我寫這些文字,有些是在美夢中寫的,當然也有在噩夢中寫的。
      出租車在街道上不停的按喇叭,可就是前進不了。這樣放到平時,我一定會心急的。不過這會兒我倒是覺得沒什么關系。既然車子前進不了,我也就和朋友在電話里討論起來。我說人生本來就是夢,只是這個夢不是我們平日理解的那個夜晚的夢境。而是一個變化無窮的過程。我覺得自己把書名定為《夢》也算是我對社會和人生的一種看法嘛。
      可是朋友一聽不樂意了。說我怎么口口聲聲說什么都是夢呢?明明我們是生活在現實之中,明明我們是生活在物質世界里,怎么可能是夢呢。朋友在出版界也是很有名氣的人物,出版過很多有影響的作品。他的觀點我不敢說不對。但是我覺得我的感受也算是自己真實的感受了。
      我說物質世界對于生命來說其實不算是真實。它只是生命的一種體驗。我們總說過眼煙云,大概也就是這個道理。別看我寫的都是人間故事,可我寫的時候還真的就像是沉寂在夢幻之中一樣。我覺得兒子的《歸零》命題很好。人生也罷,世界也罷,最終都要是走向歸零的。初看起來這個命題有點悲觀,可細細想來,其實這才是最經典的唯物主義了。
      我和朋友各持已見,看來就憑在堵在路上的出租里想解決問題顯然是有些異想天開了。這時出租也開到了飯店門口。我和妻子下車,因為父母他們一定到了。就是今天我過生日,可在父母面前我怎么可以遲到呢。
      我們上到三樓的餐廳,父母和小妹一家人都到了。我看到父親最近好像又消瘦了許多,就問老人家是不是最近身體不舒服。老爸說沒有不舒服,就是見不到兒子有些想。要知道,老父親還從來沒這樣給我說過話。也不知道是我最近太累了,還是壓力太大。老父親這么一說,我有些經受不住了,眼淚刷的就流了出來。
      別說我也活了幾十年,可是在父母的面前我總覺得自己還沒有長大。今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啦,就想給父母磕個頭。這么些年了,我從來沒有今天這樣的沖動。我給父母深深的磕了一個頭,然后起身給父母每人一千元。我知道,父母不稀罕這點錢?墒俏也恢趺蠢,覺得就是該給父母,特別是在今天……
    

    作者:心靈苦渡 來源:紅袖添香
  • 龍巖市農科所信息網手機版入口 © 2022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聯系信箱:lynks62@163.com 科管科:0597-5383108 辦公室:0597-5383125 閩ICP備16020907號-1
  • 暧暧嘿嘿啪视频